? 中国的OpenText为何要“抢滩”企业网盘 - 鸿翼对话崔牛会_行业资讯 - 鸿翼股份

传统足彩


行業資訊


返回行業資訊

中國的OpenText為何要“搶灘”企業網盤 - 鴻翼對話崔牛會

在ECM(企業內容管理)領域全球最大的公司是OpenText ,這家在納斯達克上市(OTEX)的加拿大公司,目前市值已超過100億美金。當時我們剛開始創業的時候,國內企業管理軟件領域每個方向都有人在做了,最終我們發現ECM這個領域還是一片空白,我們就殺了進來,而這一做就是十余年。 鴻翼股份董事長龍凌云講述著他的創業初衷,但這并不是這次采訪他的主要話題,這次的話題是

作者:ADMIN 來源:鴻翼股份 | 2018-08-20

 “在ECM(企業內容管理)領域全球最大的公司是OpenText ,這家在納斯達克上市(OTEX)的加拿大公司,目前市值已超過100億美金。當時我們剛開始創業的時候,國內企業管理軟件領域每個方向都有人在做了,最終我們發現ECM這個領域還是一片空白,我們就殺了進來,而這一做就是十余年。”

鴻翼股份董事長龍凌云講述著他的創業初衷,但這并不是這次采訪他的主要話題,這次的話題是他們為何要強勢進入企業網盤市場。

要知道這個市場已經是紅海一片,用龍總的話說,這個市場已經有兩個梯隊,第一梯隊是聯想、金山等這些老牌廠商;另一梯隊是像億方云、夠快等以SaaS起家的企業網盤廠商。

但在龍總看來,還有一類是互聯網廠商,比如360企業網盤、釘釘的釘盤和企業微信的文件盤。

那么,
鴻翼為何決定進軍這樣一個紅海市場呢?鴻翼又有什么競爭優勢呢?帶著這樣的問題,與龍總開展了一場暢快的對話。


國內ECM領域的布局

在談網盤之前,還是要先聊聊ECM市場,因為這兩個市場有很強的相關性。

何謂ECM?它是企業內容管理的縮寫(Enterprise Content Management)。 從廣義上來講,如果數據按簡單邏輯分可以分為兩大類:結構化數據和非結構化數據。結構化數據大部分被數據庫軟件在管理,而內容管理軟件所管理的主要就是非結構化數據。

鴻翼在ECM市場已深耕十余年。在中國,ECM市場和EFSS市場(Gartner定義的企業網盤市場名詞)界限其實挺模糊的,非行業內的人很容易把這兩個概念混淆。

中國的內容管理市場格局,在龍凌云看來分為這樣幾類廠商:業務導向型、輕量級SaaS型和綜合型的ECM廠商。


第一類是業務導向的廠商,具有很強的業務屬性。比如,信雅達(600571)做票據、銀行單據、保單、影像文件處理,這屬于ECM范疇;還有富士施樂,他們除了生產打印機、掃描儀、復印機、多功能一體機之外,還有有一支龐大的軟件團隊,提供文印輸出整體解決方案。

第二類典型代表就是本土那些類Box、DropBox的企業,它們是以協作為基礎,提供很輕量化協作的工具,面對To C或者To小B的用戶。這類公司基本都是以SaaS起家,解決文件在各個端(PC、移動、Pad、Web等)的同步和版本的一致性,便于協作。

這類公司現在也開始嘗試進入ECM領域,但他們最大的問題是做管理太淺,目前很難適應企業的業務需求。而要適應企業的業務要求,則需要常年跟客戶一起“摸爬滾打 ”,慢慢讓軟件變得“復雜”。 目前,再有,這類廠商還處于較大的盈利壓力下,這種狀態短時間內無法轉變。


第三種類型是典型的ECM公司。它有清晰的ECM產品,比如IBM的FileNet 、Oracle的UCM,EMC之前的產品Documentum(現已被OpenText收購)。第三種類型企業有完整的ECM的產品線,并且都有相對完整的ECM框架。

在本土企業中,鴻翼一直是有清晰的ECM定位和產品架構體系,在賽迪《2017中國ECM市場分析報告》中,鴻翼在國內的市場份額已經接近IBM、EMC(Opentext)和Oracle。



ECM全新的定義和OpenText的CSP戰略

2018年為了迎合全球數字化轉型的浪潮,Gartner對ECM領域做出了新的定義, 把ECM(企業內容管理)升級成CSP內容服務平臺,EFSS(企業文件協作與共享)升級成CCP內容協作平臺。

CSP是從管理角度出發,軟件策略復雜,安全等級高,體系嚴密,適合管理成熟度和治理水平較高的大型企業;而從提升效率角度來看,CCP又有天然的優勢,方便協作提升團隊的工作效率。

但是管控和便捷這兩者之間本身是矛盾的。 現在的CCP和CSP都在往兩端延伸,兩者逐漸走向融合,原因很簡單,軟件不僅要解決讓用戶使用更方便,還要滿足企業很復雜的業務管理需求。

針對于Gartner的這個定義,我們可以通過回顧全球最大ECM廠商OpenText的并購路徑,來感受ECM的內涵演變和商業意義:

- 2014年1月,以11.7億美元收購私人控股的云技術提供商GXS Group Inc;
- 2015年1月,收購Informative Graphics Corporation(IGC),金額未透露;
- 2015年1月,以每股6.6美元每股,總價3.3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企業信息應用軟件主要供應商安訊公司(Actuate Corp);
- 2015年11月,以1350萬美元收購數據遷移解決方案和開發工具公司Daegis Inc.;
- 2016年5月,完成收購B2B協作解決方案供應商ANX,金額未透露;
- 2016年6月, 以1.63億美元收購信息分析公司Recommind;
- 2016年6月,以3.15億美元的價格收購惠普公司的客戶管理軟件業務;
- 2017年1月, 以16.2億美元收購戴爾技術的EMC內容部門Documentum;
- 2017年7月,以 1.03 億美元收購物聯網云平臺供應商 Covisint;
- 2017年9月, 以2.4億美元收購法醫安全廠商Guidance Software;
- 2018年2月, 收購文件共享服務公司Hightail;

從這一系列的收購不難看出,OpenText以本身的ECM為基礎,通過不斷的收購,為ECM增強服務屬性,也構建自己完整業務的生態,成為一家提供全數據生命周期管理的軟件公司。

當然,不論CCP、CSP是向前還是向后延伸,所有內容管理軟件廠商無非都在想一個問題,如何增加用戶粘度,搶占內容管理平臺的入口。龍總說他們的網盤的目標就是成為ECM內容管理平臺的入口。而入口是通過一個簡單易用的方式把業務裝進來,把業務場景裝進來,能適應更復雜的企業內部的業務場景,去連接各類應用。

龍總認為,鴻翼早早的就布局了ECM產品,完善了相應的技術體系,這是鴻翼獨一無二的優勢。有了這個基礎,鴻翼的InDrive易存(EFSS產品)有了與生俱來的ECM平臺基因,具有一般網盤不具備的持續數據管理的擴展性。企業借助InDrive易存滿足基本的非結構化數據管理需求,當企業需求擴大、業務變復雜,InDrive易存可以作為快速入口,無縫對接至鴻翼的產品體系,來滿足企業更復雜的內容管理需求。(
可參考下方鴻翼的產品體系

(上圖為鴻翼完整的產品體系)



生態

幾乎所有的廠商都在談生態,釘釘有釘釘的生態,微信有微信的生態。互聯網的生態是流量生態,攜流量以令用戶,可以圍繞著關系鏈或者支付場景布局生態。

而國內管理軟件的生態幾乎都是渠道生態,真正建立在產品端的生態極少或者極其脆弱。但是如果產品無法連接,數據無法流動,企業必然會出現信息孤島,也就無法給客戶提供完整的場景應用。

龍凌云認為,鴻翼的生態本身會有兩個維度。


一類產品生態,比如Opentext與SAP的戰略合作。OpenText隱藏在SAP的背后幫助SAP ERP管理各種非結構化數據,通過產品的深度整合,完成生態的連接。

同樣,鴻翼在和除富士施樂之外的幾乎所有多功能一體機生產廠商合作建立了產品級的深度合作,例如惠普,佳能等。比如:在這些品牌的多功能復印機一體機的面板上直接能夠訪問到鴻翼的ECM系統。當然也包括和各種ERP、OA的整合,作為一個底層的數據管理能力賦能給這些廠商。

現在鴻翼正在通過新一代基于容器技術的產品,與國內的云服務廠商開展合作,積極向云服務領域拓展。


第二類是渠道生態,國內管理軟件廠商里像用友、金蝶都建立了強大的渠道體系。鴻翼希望通過InDrive易存作為基礎產品去快速建立渠道生態,并通過可持續的產品和方案能力持續為渠道賦能。

龍總說:“我把它(生態建設)定義為‘合縱連橫’,我們可以聯合很多產品。前面提到了OpenText也是同樣的作法,給很多產品賦能。內容管理想要做專做精做大,是有一定門檻的。涉及的技術跨度比較大,需要解決很多底層的技術問題,所以我們在技術這塊也會持續不斷的加大投入和創新的力度。”



搶灘

按照龍總的說法,切入企業網盤市場,很顯然是鴻翼從“重”往“輕”的延伸。他覺得中國的市場與美國市場完全不同,因為大量的國內企業還處在管理很粗放的階段,需要借助軟件系統來規范業務。 這就需要ECM廠商能夠深扎在業務里。(這也解釋了為什么SaaS產品在中國接受程度不高。)

國內的企業網盤發展,基本上經歷了:文檔存儲、共享和分發、共享協作和協同辦公四個階段。然而鴻翼對網盤的理解不太一樣,他們想用InDrive易存開啟“網盤+”的全新時代。


“+”代表了“更好”和“連接”。
+安全、+智能、+業務、+ECM、+應用系統、+伙伴


+安全:為企業提供文件全生命周期的安全保護,保證企業內容數據的安全
+智能:引入人工智能技術,挖掘企業大內容數據價值
+業務:與企業業務深度融合,讓內容管理直接賦能業務
+應用系統:與ERP、OA、CRM等系統連接,打破內容孤島,打造完整的數據中心
+ECM:可無縫升級為更強大的ECM內容管理平臺,滿足企業的擴展需求
+伙伴:借力完整的內容管理產品線,為伙伴與客戶之間提供持續交付的產品紐帶

鴻翼期待用內容管理新技術提升企業內容安全等級和數據智能應用能力。連接業務和應用系統,提升企業的業務連續性和擴展能力,用標準化產品為先導,用完整的產品線為客戶和伙伴持續賦能。

正如前面提及,網盤市場有幾股力量在競爭, 此時再進入這個市場的確會有諸多挑戰。但是,在龍凌云眼里,鴻翼此時殺入,一是要建立自己的生態,二是要通過網盤搶灘,繼而導入ECM解決方案,進一步鞏固自身在國內ECM行業的領先地位。